成年app软件你懂的

.630shu.co,最快更新太古丹尊最新章节!

“不对啊,我捏碎的那枚玉简,传唤的应该是副总院长,怎么大师兄过来了?而且实力还……”

震惊之余,欧阳宏心头充满了疑惑。

总院长在消失之前,曾对学院高层委任过一位副总院长,权管理学院。

只不过,这位副总院长的身份极为神秘,根本无人知晓。

他在学院也从来不曾露过面,赤阳内阁下达的重要任务,一向都是由首席执法长老代为传达。

在比赛开始之前,煎饼婆婆,也就是赤阳学院真正的总院长,新可悦,给了欧阳宏这枚玉简。

万一比赛时遇到突发变故,可捏碎此简。届时,副总院长亲临。

“莫非,默默看守药塔,众人眼里自甘堕落的大师兄,便是如今的赤阳副总院长?”

带着这丝疑问,欧阳宏试探性的向半空轻轻询问一声:“副总院长?”

“嗯!”

药老淡淡应了一声,背负双手,无形中散发出滔天威势。

清纯双马尾美女田野上展甜美笑容

咔嚓!

这一下,欧阳宏的小心心要炸裂了。

轰隆一声。

一股惊雷,同时劈进了所有赤阳长老的脑海。

嘶!

林枫这群弟子禁不住倒抽冷气。

在外院默默看守药塔的药老,那个传闻犹如废物一样没有上进心的老人,他的真实身份竟然是监管整个赤阳学院的副总院长。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这这这……

简直不敢相信,对比也太强烈了吧。

“果然不出朕的所料!”

秦浩趴在地上,傻傻的笑了。

心中一直有个直觉,药老绝非是那种自甘平庸的人,肯定还有另外一重身份。

而且这个身份绝对惊天。

事实上,此刻知道药老是副总院长的时候,秦浩也吃了一惊,这身份已经超出了他先前的预料。

他觉得,药老撑死也就是学院的一名内阁长老。压根不敢往副总院长这个位置想。

然而药老守在外院的目地,也不难猜测,一定是在监视外院的新生,从而默默关注像秦浩这种优异的学生,以后踏入内院,作为重点栽培对象。

当然,此时震撼的还有在场的数万人。

这名其貌不扬,在洛水高层阶级里,没有半点名声的老先生,竟会是赤阳学院的副总院长。

而且,实力还这般强悍,和田树林公然对轰一击,不落下风。

还有他的坐骑,天呐,三足金乌。

这是众多将军和侯爷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几乎人人皆知,凶兽与人类自古为天敌。

要调教出一只凶兽当坐骑,已十分不易。

三足金乌这般高贵的存在,更是难如登天。

可谓,药老的坐骑在广场引起一片惊涛骇浪。

事实上,连秦浩对此也感到很意外。

三足金乌是很稀少的魔兽,放在东洲也很珍贵,出生时,天生为圣兽级别。

眼下这头如此巨大,最少得有几百岁,恐怕是只兽中之王。

药老却能驾驭自如,他老人家真是深不可测。

“呜呜……大师兄,您可算来了,田树林这老匹夫,欺我赤阳太甚!”

身份得到确认之后,欧阳宏心头一松,不顾形象的大哭起来,如同受了满腹委屈,无处发泄的孩子。

如今,终于找到了自己的靠山。

“难为了,剩下的,交给我!”

这时候,药老已从三足金乌的背上徐徐落下,拍了拍欧阳宏的肩膀。

面对田树林这种尊级强者的逼迫,欧阳宏承受的心里压力,他完可以想象。

同时,他挥掌扫出一股元气,元气中途化作千丝万缕的柔和光线,飞向不同的位置。

接连没入齐小瓜、叶水寒、纳兰梨和陈婉沁众人体内。

遭受重创的这批年轻人,便是生龙活虎的站了起来,整个人精神万分。

被禁锢的陈婉沁,也脱离了田树林的掌控,可以自由活动。

随后,药老就这般沉着脸,一步,又一步,缓慢的朝洛水台走去,渐渐与秦浩靠拢。

这每一步落下,都踩出一圈涟漪,同时,也给台上的田树林造成强大的压力。

“药罐子,我听说成了个废物,日日夜夜看守赤阳外院的药塔,不曾想,便是赤阳学院的副总院长,倒是令我很意外!”

自从药老来了之后,田树林脸上再无一丝轻松,充满了凝重与戒备。

年轻时,他和药老都是那种天才角色,如同秦浩和田卜光一样,是洛水帝国最杰出的一辈人。

可渐渐的,药老因为一些挫折和变故,人也越来越消沉。

反观田树林,却变得越来越强大,最终坐上星月总院长的高位,力滔天。他自身就有一种优越感。

若是放在俩人没交手之前,肯定会对药老嗤之以鼻,因为药老根本不值得他看一眼。

结果事实却证明,药老的实力没有因此而减退,而且还越来越强,强到比起田树林不差多少。

还有此刻头顶,不时传来三足金乌的亢鸣声,田树林的这种凝重与戒备更是倍增。

他第一次感觉到,场面超出了他的控制范围。

这种感觉,让田树林很不爽。

随着药老一步又一步的接近,还黑着脸,田树林心头的不爽,变得更加不爽了,还从来没有人敢向他摆脸色。

“身为堂堂星月学院的总院长,却恬不知耻再三向后辈出手,我更感到意外!”

药老脸色铁青,针锋相对,抬手间,一股元气轰至秦浩身上。

瞬间,便轰散了田树林施加的压力,眼神也是冷冷的朝对方望去。

“药罐子,这小子抢我孙媳,对我孙子意图谋杀,还对我出言不逊,我今日,必杀他!”

田树林指向药老背后的秦浩,杀气不减反增。

“第一,秦浩是我赤阳学院的弟子。第二,他还是我看重的好朋友。身为赤阳武院的副总院长,今日,我要他活!”

药老的语气也坚定无比。

还踏前一步,脸贴脸,与对方四目相瞪,俩人的胡须在同时翻飞起来。

场面直接僵固,火药味十足。

一时间,令广场的观众充满了期待。

这俩人,一个是星月学院的总院长,一个是赤阳武院的副总院长。

一个要秦浩生,一个却要秦浩死。

这该如何收场?又或者,下一秒会爆发一场尊级强者之间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