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app软件你懂的

.630shu.co,最快更新太古丹尊最新章节!

“夺下冠军就能救我爹!”

“夺下冠军就能救我师傅!”

“夺下冠军,就能挽救天噷城、爆炎城在内,大秦府六座城池的黎民百姓!”

齐小瓜双掌紧握,眼中燃起滔天战意。

战意,前所未有的强大。

从没有像此刻,迫切渴望赢得新星赛的冠军。

听完秦浩的一席话,他也完的安下心来。

晓得大哥这招叫做磨刀不误砍柴工!

心头的忧虑便一扫而空,眼前豁然明朗。

对此,旁边无论锋清阳、剑公子乃至步香尘,脸上皆涌现出极度的不满。

夺下冠军,把所有人踩在脚底?

穿蓝色格子裙妙龄少女纤柔身体明媚好时光写真

分明是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秦浩是不是在无脑开玩笑!

先不说三人的修为皆为四星凡圣,在他们之上,还有龙奋、田卜光和王龟一众超级高手。

冠军岂是那么容易被们说拿就拿的?

剑公子他们根本不信!

况且,即便夺下冠军,秦浩也未必能如愿把人成功救出来。

宇文怀的父亲可是玄圣,玄圣与凡圣的实力天壤之别。

还有那五百万大军,以为是摆设?

每个人吐口唾沫,足以把秦浩和齐小瓜淹死几百遍。

区区俩个人,妄想与五百万的军队对抗,简直是不自量力!

步香尘也觉得秦浩非常不理智。

过去和找死没俩样,倒不如舍弃了那所谓的亲情和师恩,躲在洛水帝国保命的要紧。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来日修为大增,再灭了仇家有何不可?

大丈夫能屈能伸嘛……

但众人也不多言,注意力重新放回比赛。

十强赛即将结束,再打下去,便是争夺前五名和前三名。

可是此时,却无人察觉到,秦浩的体表,有丝丝橙色之气游走。

这是一股诡异的力量,细心观察,会发现这力量的源头来至于秦浩手指的空间戒指。

戒指正发出淡淡的橙色光晕,沿着皮肤向他身迅速蔓延。

秦浩的经脉和血肉,也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在炼化戒指里的五套铠甲,准备强行突破境界,踏凡入圣!

比赛还在继续!

越来越有看头。

接下来登场的俩位,也是令台下的观众叫好不已。

一人是赤阳学院的马如龙,与剑圣林枫、枪圣劳元亮并列为赤阳外院三圣,曾经地榜排名第二。

不过如今,却排在了第四位!

马如龙擅长的乃是刀法。

和林枫一样,过关斩将打到现在。

林枫运气太差,遇到了齐小瓜,便是从十强选手中淘汰。

马如龙还是有晋级的机会。

站在他对面的,是一个身穿红衣的男子。

浓妆艳抹,举止间扭扭捏捏,面容绝美到可以用“沉鱼落雁”来形容。

观其行为,分明是一个娘娘腔。

可娘娘腔的实力,却无人敢小觑。

在平民赛区,涌现了一批实力不俗的选手。

其中之一是熊鑫鑫,第二人,便是眼前的红衣娘娘腔。

此人比熊鑫鑫更加厉害,位居平民赛场的榜首,乃是第一强者。

可至今,还无人见识过他部的力量。

可以说,此人极为神秘,且令人心中发毛。

马如龙的运气也是走到了尽头。

“出招吧!”

刀圣马如龙不敢轻敌,五尺长刀在握,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用刀?呵呵……正合我意!”

红衣男子邪魅一笑,眼中锐芒一闪,再无先前的怪异腔调,声音变得铿锵有力。

言语之间,他红袖一扬,一柄红色血刀握于掌中。

气势浑然大震。

“原来的真实身份是一名刀客?”

马如龙惊讶道。

对此,红衣男子笑了笑,算是回应对方。

并且眼神变得嗜血起来,开始泛起红光,显得很诡异。

令台下各大学院的弟子,都不敢直视这双邪气的眼神。

“马师兄小心,此人修炼的刀法必定与血术有关,争取一招击败他!”

秦浩暗暗传音到台上,神情十分凝重。

比赛越来越艰难。

出现了懂得魅术的步香尘,已经让人感到意外。

这名红衣男子,秦浩几乎有九成把握,可以断定此人修炼的是血功。

血功同样十分难缠。

尤为突出的一点是,修炼血功之人,精力远比常人强盛很多,会越打越兴奋。

久战下去,对马如龙极为不利。

马如龙闻言,心头更加凝重,秦浩的眼力何其过人,听他的绝对没错。

大喝一声,单手持刀向前横扫,那四尺长刀迸发出强横的刀气,一出手,便是绝招。

“力拔山兮气盖世,横扫千军!”

这记扫出的刀芒呈半月形状,先前狂猛推进,眨眼已至红衣男子面前。

对方甚至没反应过来。

马如龙心头大喜,这是他二星巅峰凡圣的力一击。

并且,横扫千军是一招玄阶高级刀法,真实威力堪比三星水准。

若是命中,非同小可!

“雕虫小技而已!”

巨浪般的刀气扑面而来,红衣男子却不急不缓,嘴角甚至浮现一丝轻蔑之色。

却见他左手掐起一记印诀,平缓向前一推!

嗡!

一道血气护盾挡在身前。

仿佛泥潭一般,别说马如龙的刀气将血盾击破,连火光都没撞起来,便石沉大海。

“如此刀技,也敢在我面前献丑?不自量力,滚!”

红衣男子试探出了马如龙的实力,非常的失望。

骤然间,却是一刀劈了上去。

唰!

血盾消失,迎面却闪过来一道红芒,凌厉无比。

噗嗤一声!

马如龙还没反应过来,已被红芒击中,登时,一条断裂的手臂扬空飞起。

手中的长刀,也是应声掉落在地。

一招,便被对方斩去了右臂。

“下手也太狠了吧?”

马如龙咬紧牙关,豆大的冷汗从额头滑落,削断的肩头火辣辣的痛。

便是急忙点住自己的穴位,防止鲜血喷涌,同时,也调用元气压制伤势。

“狠吗?其实我还可以更狠一点!”

红衣男子冷笑,眼神一陡,再出一刀。

快!

无比的快!

几乎话声刚落,这一刀已经贯穿了马如龙的胸膛。登时,一股血泉从马如龙后背穿透,带着满脸的惊愕,身体轰然倒在了擂台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