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app污下载草莓视频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这短短瞬间说来话长,其实只有几秒钟的工夫,但对詹印、方晟来说已经足够了。

杨花刚败下阵来,方晟无缝对接地跟上去,干咳一声道:

“我也反对表决!同志们,这个临时动议听起来很美叫做加分议题,说穿了不就是抛开专家评审由常委会直接指定中标企业吗?我个人不能接受这样严重违反招投标法律法规、与市场竞争主旨相违背的议题。”

话音刚落詹印终于开口,却说的与表决无关的事:

“同志们,上周京都鑫扬审计事务所的审计组已经进场,对百铁两条高速公路进行全面审计——既是铲底,又是立新,为高速公路修葺打下良好的基础,也便于香港海纳深水港集团收购,人家也要看审计报告的。”

方晟插嘴道:“市委市正府双管齐下、相互配合,工作一环套一环,紧凑而扎实。”

“审计组初步摸底的情况很糟糕,单查看几大箱原始发票就登记了上千个名字其中居然有市领导!”詹印猛一拍桌子,满面怒容道,“个别领导干部简直无耻到令人发指的程度,把自家买的空调、冰箱发票都塞进去报销,请问同志们,高速公路哪个地方需要用空调冰箱?!还有路面标识更新动辄几十万、上百万,欺负咱们是外行么,什么路面标识更新,说白了不就是刷刷漆的事儿吗?请帮我算算一根线要多少钱?换个限速的牌子要多少钱?这些账必须得一笔笔往深处挖,哪个都甭想跑!”

会议室里顿时寂静无声,常委们都有些惴惴不安。

要说报销空调、冰箱的发票,官至厅级是不可能干如此下作的事儿,但这些年来免不了偶尔把发票交给底下人处理的情况,天晓得通过什么渠道,没准就塞到高速公路管理费呢?

詹印接着说:“高速公路费用管理的乱象让我、还有方晟同志坚定了商业运营的想法,也坚定了严格按市场规律办事的决心!我并不怀疑国企管理水平,也没低估市里一些领导干部的素质,但涉及到工程、项目等用钱的事能交给市场的就交出去,少插手少干涉不就更好吗?”

方晟又插话道:“退一步讲同志们都觉得唐峰等国企在高速公路施工方面技术成熟,经验丰富,又是本土作业可以做得很好,那么就应该相信它们具有一定竞争力,可以通过竞标打败省外企业,怎么能结果还没出来丧失信心呢?省外企业是我邀请来的,但如果一无所获我也不会介意,大家在公平公正的平台下搞竞争,认赌服输嘛。”

小脸清秀短发女生文艺范房间明媚写真

绕了一大圈詹印转回正题:“所以说我理解同志们对唐峰等国企的感情,特别是胜平、卫康两位同志,但工作归工作感情归感情,哪怕咱们——在实际操作中本着不违反原则的前提下略有倾斜,能照顾的给予照顾,那都是心照不宣的事儿,不可以当作议题拿到常委会讨论!所以刚才杨花同志说不能随便加塞,我觉得是对的,临时动议不是一拍脑袋就能想出来的议题,而是事发突然、临时得到消息而且必须迅速拿出应对措施的,这一点请同志们在今后常委会里加以注意!”

黄生等人被詹印、方晟联手重炮轰击下分寸大乱,一时间竟组织不起反击,半晌张卫康干笑道:

“詹书计说得对,一直以来地方党委正府的确与国企是血浓于水、密不可分的关系,干部交流也很频繁,比如胜平和我是从唐峰出来的,也有市领导到国企任职的情况。此次詹书计、方市长采取的力度比较大,同志们思想可能都……都转不过弯来……”

“简直是急转弯啊!”黄生道,“老司机也吃不消。”

孙深缓颊道:“相互理解包容吧,请詹书计方市长理解咱们对国企的感情,咱们也理解詹书计方市长推进改革的决心意志,求同存异,目的都为了让百铁发展得更快更好。”

市委常委会激烈较量的同时,外面——各方都炸开了锅!

由于常委们关掉手机闭门会议,来自省里的万钧怒火抛向无辜的副市长们身上,他们点头哈腰赔着笑脸再三道歉,却不敢多说半句话;几位副秘书长则将闻讯赶来的陈则喜等国企高管拦在楼下,不管对方说得多难听、如何威胁恐吓,一声不吭地承受下来就是不敢放人进去。

此时专家们正闭门对各投标企业的标书进行评审,陈其讯守在门外不准任何人踏入半步。

投标企业代表们聚集在会议室里等中标结果,唐峰等国企代表们一会儿打电话,一会儿发短信,一会儿进进出出踱步,焦虑如热锅上的蚂蚁。

很明显这阵势根本不会有市领导插手,专家评审意见一出来陈其讯就会当场宣布中标单位,到时生米煮成熟饭说什么都迟了。

然而所有反馈都是没办法,因为市委常委们的手机都关了,也找不着人——詹印这手玩得太绝了,强势如省里、唐峰等国企硬是没有抓手。

这不是单单30亿总预算的问题,会直接暴露相当多原本深埋在水下的东西,给詹印方晟的“硬脱钩”提供强有力依据。

不能不说方晟“硬脱钩”的一系列重拳打得真狠!

一直以来唐峰等三大国企盛气凌人的底气就是钱,地方正府处处依赖,处处伸手要钱,使国企产生了错觉,觉得地方正府离开自己就一天都活不下去。

方晟让他们的黄粱美梦醒了。

首先方晟个人不爱钱;其次他叫财政不要有恐慌情绪,各种该花钱的活动先欠着,后面肯定有钱;最后公务活动一刀切连之前订单都必须取消,使得唐峰等国企惊恐地发现原来离开地方正府自己快活不下去了!

高速公路修葺工程将是双方摆在台面的关系的分水岭。

这么多省领导、省部门同时施压都不能迫使詹印方晟改变主意,可想而知意味着漫漫拉锯战正式拉开序幕。

——国企在百铁还有很多利益,很多不能见光的秘密,必须尽量保护起来。

傍晚六点四十分,一个电话打到守在楼下的市委张副秘书长手机上。

“小张同志,我是尚昭!帮我找方晟同志接电话!”对方威严地说。

省.长亲自打电话张副秘书长吓得腿都软了,都不敢说正在开常委会,忙不迭说“尚省.长稍等”然后一溜烟往楼上跑。

到了小会议室门口却被鱼小婷拦住,严肃地说:“正在开会,不准进!”

“是尚省.长!”张副秘书长焦急地晃了晃手机说,“尚省.长找方市长接电话!”

鱼小婷劈手夺过手机看了看,顺手往楼下一扔,数秒钟后发出沉闷的落地声,拍拍手说:“这下不用接了。”

“!”

张副秘书长愤怒地指着鱼小婷,陡地明白她这么做的含意,点点头什么都没说转身就走。

紧接着又有两名副秘书长接到省领导的电话,但看到张副秘书长心疼地捧着被摔坏的苹果手机,没人再敢上楼自讨没趣。

此时常委们在干什么呢?

在百无聊赖地听列席会议的禹祥宣读与香港海纳深水港集团的合作协议,那边集团法务严谨细致,事无巨细都形成文字洋洋洒洒六十多页。禹祥语速又慢,中途方晟不断就某些细节提问,听得常委们想打瞌睡,恨不得早点结束才好。

结束谈何容易?詹印不时瞟着秘书。

那边中标结果一刻不出来,这边常委会就得一直开下去。

詹印跟方晟一样也擅长看似无赖的打法。

晚上七点十二分,市招投标中心评审会议室的门打了开来,专家组首席代表拿着一页纸走向陈其讯,紧随其后的是公证处人员和市纪委驻点领导。

“结果都出来了?”陈其讯问。

首席代表道:“出来了,您看这张表……”

陈其讯抬手挡住,微笑道:“专家们辛苦了,我陪您过去宣布中标结果吧。”

“呃……”首席代表谨慎地确认问道,“不向市主要领导回报?”

“市主要领导叫我们直接宣布。”陈其讯道。

仿佛预感到什么,市招投标中心领导班子成员们集体失踪,一个都不露面。两人步入会议室,屋里顿时安静下来,所有企业代表都紧张不安地看着首席代表。

首席代表见惯这种场面,以平淡沉稳的语气道:“下面我宣布高速公路修葺工程16个标段的竞标结果……”

一个标段一个标段地宣布出来,国企旗下7家企业代表面若死灰!

16个标段,全部被达建、华浩控股的3家公司中标!

这不是关键。

关键是中标总金额仅为21.4亿,比预算居然低了8.6亿,砍掉将近三分之一!

对于高速公路修葺工程,出现8个亿之多的差额实在不可思议,要么是投标企业故意低价中标,要么预算出现严重失误。

因为招标公告里已明确要求以投标方须充分考虑各种特殊情况且中标价托底,不准出现增项,提前堵住了低价中标然后利用增项抬高总造价的可能。

那就是预算有问题了。

总额达30亿之巨的预算可想而之会慎之又慎,市里要组织专家进行论证会审,要请专业造价机构进行测算;报到省里也要经过层层审核和评估,不是哪个领导脑子一热随便报个数字就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