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视频app最新下载2020

.630shu.co,最快更新巅峰最新章节!

听完对方说话,方晟长长吁了口气,平静地说:“好,马上到。”

看着他接电话、挂电话,叶韵脸上始终保持笑意,还贴着他另一只手。方晟略一迟疑,歉意道:

“不好意思,省领导紧急召见,我得立即过去。”

“又是一场水中月镜中花,始终有缘无分啰。”她幽幽说。

方晟摇摇头,隔了会儿道:“机会永远留给有心人……先走一步。”

看着他匆匆离去的身影,叶韵微微叹了口气,慢慢啜饮杯中茶,此时的茶显得苦涩难以下咽。

出了茶座来到路边招了辆出租,上车后司机问去哪儿,方晟往前一指说开到尽头右拐。

拐过街角方晟下车,信步走了两三百米,看到家连锁快捷酒店便进去,开好房间后发了条短信,然后泡了杯茶,坐在椅子上静静地等。

大概等了四十多分钟,有人敲门,打开一看,却是数月不见的樊红雨!

刚才那个电话就是樊红雨打的,她只说了一句话:

“方晟,我有事要见,地点随定,”然后接着说,“我知道在省城,这会儿不是喝酒就是喝茶,那件事对我很重要,需要帮助,如果愿意就立即出来!”

清爽草莓萌妹子好可爱

方晟喜欢与女孩子纠缠不休,但更重情义,在他看来帮助樊红雨远比和叶韵上床更重要,所以毅然离开茶座。

关上门并反锁好,方晟问:“好像世界的人都知道我在省城,通过哪个渠道?”

“朱正阳。”

方晟一愣,在他印象中两人似乎从无交际,怎会走到一块儿?

快捷酒店房间陈列简单,樊红雨见只有一张椅子,随意地坐到床边,轻掠碎发解释道:“他是我的对手,自然要关注他一举一动,所以发现俩到酒店吃饭。”

他越听越糊涂:“什么对手?”

“一个省级示范项目,每个市只能确定一个县参与,万水和江业都在力争夺,这也是我和他都呆在省城的原因。”

“噢——”

樊红雨补充道:“爱妮娅有最终决定权。”

瞬间明白她急着找到自己的原因。

爱妮娅与方晟是否有暧昧,谁也说不清,但爱妮娅对他的欣赏和支持众知周知,当初因为童彪拿掉方晟在领导小组的职务,爱妮娅不惜以面撤出工作组相威胁,迫使童彪乖乖就范;提诺纳超市原本设在梧湘,也是她施加影响使得梵尚临时改变主意落户江业。

而朱正阳与方晟的关系更不是一般的铁,可以说没有方晟就没有朱正阳。倘若这件事朱正阳开了口,方晟想必力支持,因此樊红雨必须抢在明早上班前说服方晟。

想到这里方晟有些奇怪:今天他和朱正阳呆了一整天,到处逛房产市场、看楼盘,和牧雨秋等人海聊,关于项目的事朱正阳只刚见面时淡淡提了一句跑发改委,根本没流露请他帮忙的意思。这是为什么呢?

仿佛看穿方晟的心思,樊红雨补充道:“我知道和朱正阳亲如兄弟,这件事也不想让为难,我是希望……至少能做到不偏不倚,保持中立,万水和江业各凭本事跑发改委,怎么样?”

“这个项目对很重要?”

“投资九千万,可解决四百多个就业岗位,是我担任县长后跑的第一个项目,说我能不在意吗?朱正阳不同,有打下的坚实基础,不折不扣执行就好,何况他是县委书记,面临的压力跟我不一样。”

方晟叹道:“不折不扣执行我的规划,大家都这样想,说朱正阳的压力有多大?看来他也是势在必得啊。”

“啊,……准备帮他?”樊红雨紧张地说。

“可他根本没在我面前提过,说奇不奇怪,”方晟沉吟道,“我觉得无非两个可能,一是他认为爱妮娅公私分明,尽管与我交情不错,谈及工作绝对就事论事,不可能因为私交影响她的判断……”

她点点头:“有道理,当初我也是这么想,所以没打电话找。”

“第二个可能就有点可怕了,那就是朱正阳或许猜到我俩有一腿……”

樊红雨呼地站起身,紧张万分:“说真的?”

“纯属猜测,瞧吓得……”

“我怎么感觉第二个可能性更大呢?”

方晟摆摆手:“做贼心虚而已,我俩从没在黄海那个……反而离开黄海后次数更多吧。”

“但是他……”樊红雨心烦意乱,项目的事早抛到脑后,“这桩秘密只能限于我俩,多一个都不行!”

“别担心,明天我试探一下。这小子也太不够意思,这么大的事至少应该提几句,他真够深沉的,偏捂在心里不说。”

“好,打探到消息立即告诉我。”樊红雨说着拎起包就要走。

方晟拦在她身前,似笑非笑:“既来之则安之,还走干嘛?”

她又气又恼:“都快被人发现了,还有心思那个,让开!”

“因为我们已经那个了,也不在乎多一次少一次,对吧?”

他上前搂住她就亲,她在怀里激烈反抗,扭打中两人靠近床边,方晟顺势将她推倒到床上,她还是不从,但力道越来越弱,等他的手伸到衣服里,终于无力地叹了一声。

“我会被害死。”她喃喃道。

他从上摸到下,水淋淋一片湿得不成样子,知道她久旷人事实质饥渴之至,当下也不说话直接提枪上阵,屋里顿时春意无限……

喘息声渐渐平息,两人安静地躺在被窝里。

方晟伸手到她胸口把玩,被她推开;再伸到下面,她索性转过身不理他。方晟暗自轻叹,樊红雨和鱼小婷是他最难掌控的两个女孩,她俩欢爱时可以放得很开,令他酣畅淋漓,但欢爱后就象换了个人,没有通常情爱男女间的柔情蜜意和调笑戏谑,好像他只是她们的工具,用过就扔,没什么好牵挂的。

这种感觉让他很郁闷。

他轻轻揽过她细腻光滑的腰际,道:“应该找个能经常陪伴左右的男人,这种日子真是苦了,我觉得非常抱歉。”

樊红雨突然卟哧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