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app软件你懂的

.630shu.co,最快更新婚婚来迟,大佬要离婚最新章节!

邵怀明这卡片写的,明显带着一股子欲求不满的感觉。

许星辰嘴角抽了抽,但是还是将卡片放进了抽屉里。

而那束玫瑰花,被分散在了几个不同的花瓶中,布满了整个公司,最起码,这些花还是有用的,让整个办公室都增添了几分颜色。

陆依然出来泡茶,看到这些花,“啧”了声。

“这花是国外空运来的吧?”

“啊?不知道啊,陆总,不至于吧,邵先生给许姐的花,这每天一束,不用这么大费周章吧。”

陆依然神秘一笑,“那是们不知道这位邵先生的财力。他这么大费周章的送花,怎么可能就送普通的花?”

所有人震惊的看着每个办公桌上都有的那么几支花,这一刻,似乎觉得他们都跟着闻到了金钱的味道。

有人迅速的用手机拍照,然后搜索询问。

最后,果然网上有人给了答案,这真的是国外空运回来的,而也有人透露,近期有位帝城大佬,每天都让人准备了这样的花,新鲜的送给自己的妻子。

至于这位大佬是谁,妻子是谁,就没有人说过了。

爱情海边纪夏浮梦

而公司的人却知道了,这位大佬是谁了。

田田抱着花,有些心疼。

“妈呀,早知道昨天那束还没凋谢,我就不扔了。天啊,这都是人民币啊!”

新来的更张叶已经抓紧时间不断的拍照,然后发到朋友圈,炫耀自己家的二老板跟丈夫如何恩爱,表达羡慕,当然也重点指出了这些花的价值。

另外一位便拍了自己跟花的照片,不知道有没有发,或者屏蔽了同事发的什么,反正那点小虚荣心在朋友圈内还是炫耀了一番。

不同人不同的心思,许星辰听到陆依然这么说,站在办公室门口,立刻辩驳。

“少夸张啊!”

许星辰自然不想要太过高调,但是,公司的人其实都已经心知肚明了。

任凭许星辰再怎么低调,想要隐藏,但是邵先生可看起来不是那么低调的呢。

“许总,就不用这么的谦虚了,邵先生对花这么多心思,既有钱又有心啊!我们羡慕还来不及呢。”

许星辰扯出一抹淡淡的笑,“不用羡慕我,们以后也会有真的爱们的男人对们好的。”

张叶反驳,“爱我们肯定有,但是像邵先生这么有财力的肯定没有的。”

“对啊,对啊,许总,邵先生是不是什么隐形富豪?许姐,是真正的豪门少奶奶吧?”

隋洋洋是公司除了许星辰之外最漂亮年轻的姑娘了,但是她虽然刚毕业,浑身穿戴却都是不便宜的,每天都背着一个Lv的小包,什么场合都背着,是她最喜欢的,或者也是她唯一一个名牌包?

不过,这些外在的许星辰是没有关注的,只要人灵活,工作出效益,这是陆依然的选人标准。

隋洋洋从上次在他们聚餐见到邵怀明之后,就很多时候,都有事儿没事儿的往许星辰跟前凑。

公司的人大概也都看的出来,她有些想要从许星辰这里认识有钱人都意思,毕竟她偶尔也透露出,想要找个有钱男人的心思。

而她那张还算漂亮的脸蛋,也总不至于浪费了。

这些人心知肚明,可是许星辰却不太喜欢,很多时候都装作不明白。

这会儿隋洋洋的关注点又是在这里,许星辰干脆也不说了。

“小玉,给我倒杯咖啡,然后带着的电脑过来一趟,上次我们看到的设计,还有问题……”

“是,许姐。”

小玉赶紧忙活去了,隋洋洋自讨没趣,其他人也都不再多说什么。

隋洋洋尴尬的扯扯嘴角,坐回去之后,再看了眼许星辰办公室,这才上了朋友圈,看到有人给她评论她刚才跟那些花的合照。

“洋洋,这是有追求者了?这么贵的花,追求者是富二代?”

隋洋洋心里得意,也迅速回复:没有,别夸张。

这不反驳不承认的态度,才最让人遐想呢。

还有人评论:前几天发那辆保时捷的豪车,就是追求的人吧?

隋洋洋想到那辆车,那是许星辰开到公司的,她偷偷趁人没有发现的时候,跟车拍了几张照片,后来还找了借口让许星辰送了她一次,在车内拍了几张。

发到朋友圈之后,她还是屏蔽了同事们,让其他人看到,旁人自然就会以为车子是她的或者是追求者的。

隋洋洋在朋友圈内,看着那些人的追捧羡慕,还有一些说酸话的人,她觉得自己真是幸运,一毕业就能找到这么好的公司,重点是,认识许星辰,就是隋洋洋觉得最好的机会,等她跟许星辰混的关系好了,让许星辰带着她跨入豪门圈子,再认识有钱男人,或者更高质量的男人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但是想到许星辰有些油盐不进的样子,隋洋洋眼神暗了暗。

她这么漂亮的样子,是不是许星辰会有危机感?所以不喜欢她?

隋洋洋已经在想如何让许星辰对她喜欢起来,最起码不要有敌意?

许星辰不知道自己被人如何打主意,她跟小玉讨论完之后,却接到了霍屿的电话,霍屿是想要邀请她和邵怀明一起去霍家吃饭。

之前霍屿在邵老爷子那里说过的话,自然没有忘记。

他的邀请,许星辰还是有些犹豫的,不过霍屿似乎知道她的顾忌,所以笑着说:“我刚才问过怀明了,他说看的意思。”

许星辰想了想回答,“好,那就打扰霍叔叔了。”

“打扰什么?就是一顿家常便饭,不嫌弃就好。那明晚我在家等着和怀明过来。”

这事儿,许星辰总是有些不太得劲的。

晚上她便跟邵怀明说出自己的别扭来。

“霍叔叔请我们夫妻吃饭,这事儿本来没什么,可是,霍念微不可能不在家里吧?到时候也跟霍念微一起吃饭,那尴尬可想而知了。我是还可以忍受的,就怕霍念微自己会不快。”

“霍屿是个精明的商人,不是眼中的和蔼儒雅的霍叔叔。他请我们吃饭,必然不会让我们做客人的感到不快。所以,要么霍念微不在,要么霍念微势必会表现出该有的主人姿态来。这方面可以放心,不会有什么不快的。”

“什么意思?那的意思是,霍叔叔请我们去吃饭,是有目的的了?”

“霍家初入帝城,现在跟邵氏已经有了合作,但是这关系还不够牢固。搞好跟邵家的关系,就等于搞好了跟帝城一半家族的关系。”

邵怀明摸摸小女人的头发,清冷的眸子中,闪过锐利。

许星辰琢磨了许久,才说:“好吧,好像什么事情被一说,都不单纯了。”

邵怀明捏了捏小女人的下巴,凑上去亲吻了下,声音在他们唇齿间,低沉的溢出来。

“除了我们之间的感情,其他都不会太单纯的。记住了,嗯?”

许星辰直接推开他,“我也不相信。”

邵怀明轻笑,“我会用时间证明的。的相信,值得去期待。”

虽然,他以前是拥有这个小女人百分之一百的信任,毫无疑问的信任,但是被他自己给作没了,他现在重新在许星辰面前重新来过,还是想要达到以前那样的程度的。

许星辰没回答,这个真的是要交给时间去印证了。

第二天,许星辰早早下班,琳娜早就准备好了衣服,也告知了她最近霍家一些动态,虽然邵怀明会陪着她一起,但是许星辰还是要做到心中有数。

等邵怀明接了她之后,两人前往霍家。

到了霍家之后,霍念微是在的。

她还亲自出来迎接他们夫妻,笑意盈盈的,虽然,许星辰还是从她的笑容里,看出了一丝丝的勉强。

但是,人家都做表面功夫了,许星辰也没有必要拆穿,人和人之间还真的很多时候都只是表面的平和而已。

许星辰也回以微笑,走了进去。

几番客套的话之后,邵怀明跟霍屿之间,男人的话题涉及到了公司,许星辰是不怎么明白的,她便也只是听着。

按理来说,这会儿,霍念微应该照顾一下许星辰,跟她说两句别的,可是,霍念微却说的最多的还是这些商业上的事情,毕竟公司合作这方面,霍念微确实现在在公司的作用举足轻重。

许星辰就这么无聊的听着他们谈话,她不插嘴,也不生气,也并不介意霍念微这似乎是故意的样子。

说到一半,邵怀明抓着许星辰的手指,侧头看了她一眼,似乎在问她是否觉得不适

这时霍屿也才注意到,他扫了一眼霍念微,然后笑着说:“星辰,我有朋友给我寄了一些青城特产,跟我去看看,喜欢什么,可以带回去。”

“霍叔叔,这怎么好?不用了,”

“没事儿的,上次还说自己很久没有回青城了,顺便看看,朋友也拍了些照片发给我,我好多地方都不认识了呢。”

“是吗?”

两人起身,去往别处,而邵怀明也跟了上去,妻子在哪里他自然要跟着去哪里。

况且,他不会有跟霍念微单独相处的机会,杜绝任何机会。

霍念微一个人坐在客厅内,脸色算不上好。

霍屿给许星辰看了照片,两人说笑着,看起来真的画面很和谐。

相比较邵怀明的冷峻,就格外的明显了。

等许星辰偶然抬头,看到一旁的男人坐在她身旁,长腿交叠,慵懒的姿态中,却隐隐透露着某种不悦的冷厉。

许星辰小心肝一颤,她冲着邵怀明使了使了眼色。

邵怀明却像是没有接收到一样,俯身,靠过去,还比较亲昵的搂住了她的腰身。

“怎么了?宝贝?”

“……咳咳咳咳……”

许星辰是实实在在的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了。

她有些惊恐,“宝贝”这两个字,从邵怀明的口中叫出来,还是当着外人的面,许星辰简直要升天了。

她咳的有些厉害,邵怀明赶紧去拍拍她的肩膀,同时,霍屿也立刻递上了水。

邵怀明迅速接过水来,亲自亲密的递到了她的嘴边,等许星辰稍微缓和过来,她依旧小脸儿涨的通红。

她在霍屿没有察觉的时候,狠狠的瞪了邵怀明一眼。

邵怀明完没有什么变化,依旧看着许星辰担忧又缱绻。

许星辰越发的脸红,手底下暗暗的拧了邵怀明的手臂,然后不好意思的看向霍屿。

霍屿非常的顾忌许星辰的脸面,一点都没有多说什么。

只是重新接了刚才的话题,“星辰嫁到了这里,父母怕是舍不得吧?”

许星辰勉强一笑,摇头,“我父母都不在了。但是他们要是知道了我结婚,当初估计也不会同意让我嫁到这么远的。”

当初要是她母亲还在,也不一定会选择邵怀明的。

霍屿微微惊讶,“抱歉。我没想到……”

“没关系,霍叔叔,都过去了。”

“是啊,都过去了,看现在跟怀明恩爱的很,父母知道了也都会欣慰的。”

邵怀明笑了笑,搂住许星辰,“霍叔火眼金睛。”

霍屿无奈一笑,“哈哈哈哈……行了,怀明,没想到竟然还有这样一面啊。”

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如此看重许星辰吗?

其实,邵怀明已经做的够清楚了,霍屿怎么会不明白?

他也没有别的意思,不过就是想要跟他们多亲近一下,缓和一下霍念微带来的不良影响,况且他也是真的决定许星辰这姑娘是个好姑娘,有某种亲近的倾向。

而邵怀明却生怕他们霍家人欺负许星辰吗?真是多此一举了。

邵怀明清冷的勾了勾嘴角,那笑容不言而喻。

晚饭上桌,果然都是青城的菜色,这会儿说的最多的就是霍屿和许星辰讨论起了青城。

邵怀明和霍念微是最沉默的。

也不知道霍屿是不是给霍念微又说过什么,反正直到他们离开之前,霍念微都很乖巧的扮演者一个合格的霍家大小姐的角色。

带了一箱子青城的特产上了车之后,许星辰才长叹一声。

“终于结束了。”

邵怀明看着小女人如释重负的样子,勾唇,“不是跟霍屿聊的很开心吗?”

许星辰也没有看他,只是懒懒的说:“是聊的开心,但是这是刻意的啊,我绞尽脑汁的,想要聊点安的话题,我几乎把我知道的青城的事情都告诉他了。除了聊青城,我跟他其实也没有什么共同话题的。”

况且,跟霍屿聊天,说话也得注意点,不能太过随意。

万一不小心说到了什么不该说的危险的话题,那就糟糕了。

这不是对自己的闺蜜或者最信任的亲人,被邵怀明那么一分析,霍屿的目的之后,许星辰就觉得不能单纯的对他做朋友长辈那样子轻松的面对了。

“以后如果不喜欢,就不用去。”

“还有以后?”

许星辰反应过来,“那日后我是不是也得作为主人,请霍家人到我们家吃一顿?礼尚往来?”

想到这里,许星辰还是觉得有些心累的。

邵怀明笑笑,俯身过去,亲了亲下女人的额头,低沉温柔的说:“没有必要,不想要做就不做。”

“哎!我要是能够这么随心所欲就好了。行了,我估计以后我也就习惯了。”

许星辰也不会真的听邵怀明的什么都不做的,人情世故什么的,她也是懂的,母亲以前在世的时候,也是教导过她该有的人情世故的了解,她能够做好,为什么不做?

如果做不好,那还是会让人说她许星辰的家教不好呢。

许星辰不肯跟真的与世隔绝,那就要妥协这个繁琐的现实的社会。

而在霍家,霍屿却也对霍念微一番教育。

“念微,今晚之后,有什么想法?”

霍念微似乎还没有缓解情绪,脸色沉着,很显然,她所有的淡定,都给了今晚刚才的表演。

在邵怀明夫妻离开之后,她也没有了任何笑容。

霍屿的询问,霍念微攒了一肚子的气,所以没有什么好语气。

“爸爸,我能有什么想法?都做到这一步了,我还能怎么样?”

霍屿深深的看了女儿一眼,平静冷淡的问:“可以选择平静接受吗?”

“不能!”

“那我也帮不了。念微,如果不能接受,那么就做到无视吧。不去看,不去听,也许慢慢的,就会忘记了。”

霍念微不说话了,她依旧是冷冷的沉着脸色,她不可能这么快释怀的。

霍屿也不强求,起身,上楼去了。

霍念微自己一个人,坐在客厅,心中更多的是难过,而这难过中,也有怨。

她霍家大小姐,为什么邵怀明不选择自己?

这份心思,怎么都不能甘心。

若说霍念微对邵怀明有多爱,可能也没有多深,爱谈不上甚至,最多也是喜欢,欣赏。可是当一个喜欢的男人,却不喜欢,而另有深爱之人的时候,霍念微的这种执着和想要得到的心,就更加的不能释然了。

大抵人的劣根性在这里显现的非常明显,那就是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

邵怀明是霍念微在成为霍屿的女儿之后,第一次的得不到的,那份执着就越发的强烈,甚至会到了偏激的地步了。

她又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就做到无所谓?